VONR优化参数

VoNR(全称Voice on New Radio),是一种通话技术,语音业务作为移动通信网络的核心业务之一,每代网络都会对语音业务进行演进,5G-VONR即在通话过程中只通过5G信号完成语音与视频通话。如同4G时代的VoLTE, 5G SA模式下的VoNR是基于纯5G接入的通话解决方案,话音业务和数据业务均由5G网络承载,不依赖4G,是5G成熟发展期的目标语音解决方案。与上一代的VoLTE相比,在通话质量上有大幅度的提升,具有延迟更低、音质与画质更高的特点,可以整体提升用户的使用体验。 VoNR或EPS Fallback 当5G网络支持VoNR时,5G终端直接基于5G网络进行语音业务。当5G终端处于NR小区覆盖边缘时,语音业务通过PSHO(packet switched handover)切换至4G LTE网络,即采 用4G LTE网络的语音解决方案; 当5G网络不支持VoNR时,5G终端的语音业务通过EPS Fallback 回落至4G LTE网络。 VoNR关键技术-体验提升 基于覆盖的VoNR和EPS Fallback自适应 gNodeB根据5QI1承载建立前是否上报A2测量来判断该主叫或被叫UE是否处于弱覆盖 (-120dBm /-102dBm)区域,如果上报A2测量则判断该UE处于弱覆盖区域,VoNR弱场起呼转EPS FB功能 基于MAC CE的调速 当检测到UE的空口速率高于(或低于)门限时,gNodeB通过MAC CE通知UE推荐的空速 率为某一高(或低)空口速率;ANBR_SW=1。 基于重传次数增加的上行覆盖优化 当5QI1承载采用UM模式时,gNodeB针对语音用户在MAC层进行最大4次HARQ重传,如果 用户处于小区边缘,重传4次可能也无法确保上行数据完全准确传输。当5QI1承载采用AM模式时,如果4次HARQ重传均失败,会进一步在RLC层进行ARQ重传且 重传次数足够(32次),因此该模式下无需增加MAC层的HARQ重传次数;UL_DELAY_COV_OPT_SW=1。 ROHC语音包头压缩 VoNR支持ROHC语音包头压缩,通过减少语音包头部负荷来减少无线资源消耗。 ROHC支持IPv4和IPv6包头的压缩; ROHC_SW=1。 上行RB预留 为语音用户预留特定位置和数量的RB资源,以保障语音业务体验。语音用户可优先使用预 留的RB资源,预留的RB资源被占满后可以继续使用非预留的RB资源,非预留的RB资源按 照正常的调度流程分配。 基于语音质量的异频切换 当网络中存在语音质量低的VoNR用户时,对这类用户进行基于语音质量的异频切换,以确保用 户的语音业务体验。VONR_QLTY_INTER_FREQ_HO_SW=1 当用户级语音业务上行丢包率或下行丢包率> 门限(默认5%)时, 表示用户语音质量变低,此时将触发基于语音质量的异频测量; 当用户级语音业务上行丢包率和下行丢包率均≤ 门限(默认1%)时, 表示用户语音质量变高,此时将停止基于语音质量的异频测量。 gNodeB对选择的异频频点下发异频测量A5事件; 上行RLC分段优化 当信道质量较低时,通过限制上行动态调度分配的TBS来降低上行RLC分段数,以提 高语音质量。 分析思路 集团考核标准: (VoNR两低一高小区占比=VoNR低接通小区占比+VONR-VOLTE低切换小区占比+高掉话小区占比) VoNR低接通小区定义:VoNR语音话务量(5QI1)>1 Erl & VoNR无线接通率(5QI1)<95%的小区 VONR-VOLTE低切换定义:系统间切换失败次数(NG-RAN->EUTRAN)>5次 & 系统间•切换成功率(NG-RAN->EUTRAN)<95%的小区 VoNR高掉话小区定义:VoNR语音话务量(5QI1)>1 Erl & 掉线率(5QI1)(小区级)>1% 的小区 注;不同地市 不同运行商考核标准可能会有所差异。...

June 16, 2024 · unixetc

5G高负荷小区优化策略

5G高负荷小区直接影响到用户感知以及其他各项考核指标,对提升用户感知,优化其他考核指标至关重要,通过分场景的优化策略对高流量小区进行优化提升,先对高流量小区进行场景划分,在根据各个场景的特点有针对性的对高流量小区进行优化。 5G超忙小区优化策略 5G SA网络基于用户数的负荷均衡研究 目前5G组网为已实现2.6G+700M融合组网,随着5G用户不断转化增长,5G负荷逐渐增高,由于2.6G和700M终端支持率以及覆盖范围不一致,会出现同覆盖双层网负荷不均衡等现象,影响用户感知;通过对2.6G+700M基于用户数的负荷均衡进行研究,为后续多层网间负荷均衡提供参考。 连接态负荷均衡: 测量阶段:主要是测量服务小区的负荷情况,同时通过小区之间的接口获得邻区负荷信息。 判决阶段:根据测量到的服务小区和邻区负荷,判断本小区是否需要执行负荷均衡,如果需要则执行第三个阶段操作,否则小区将重复前两个阶段对系统执行实时监控. 执行阶段:高负荷的小区选择合适的UE切换到低负荷小区。 700M负荷均衡验证 基于用户数的负荷均衡开启后, 试点700M小区RRC平均用户数76个降低至58个,同覆盖2.6G用户数由120个上升至129个; 驻留态态荷均衡: 驻留态频间均衡开关CampLoadBalance.campLBSwch为打开时,如果满足服务小区负荷测量所述条件,启动服务小区负荷测量; 满足邻区负荷测量所述条件,启动邻区负荷测量; UE释放时,检测是否达到驻留态频间均衡触发条件,达到条件则执行驻留态频间均衡执行流程,否则执行其它专用重选策略。 2.6G负荷均衡验证 基于用户数的负荷均衡开启后,试点2.6G小区RRC平均用户数256个降低至201个,同覆盖700M小区用户数由13个上升至60个; 华为5G负载均衡MML命令 (1)、开启负载均衡开关(小区级): MOD NRCELLALGOSWITCH:NRCELLID=0,MLBALGOSWITCH=INTER_FREQ_CONNECTED_MLB_SW-1; (2)、调整切换目标小区的RSRP门限,高于这个门限的小区,是负载均衡的目标小区; MOD NRCELLINTERFHOMEAGRP:NRCELLID=0,INTERFREQHOMEASGROUPID=0,INTERFREQMLBA4RSRPTHLD=-102; (3)、调整负载均衡的触发参数: 本小区用户数高于70(INTERFREQMLBUENUMTHLD)+15(MLBUENUMOFFSET),系统会持续评估5秒。则启动负载均衡切换:如果持续5秒内低于85用户,则退出负载均衡切换。邻区之间的负载差值在15%(UENUMDIFFTHLD)以上才进行切换。以上三个参数都可以通过下面脚本进行调节。 MOD NRCELLMLB:NRCELLID=0,INTERFREQMLBUENUMTHLD=70,MLBUENUMOFFSET=15,UENUMDIFFTHLD=15; 3、切换出的候选邻区配置需求,候选邻区用户进行负载交互: 与当前小区配置了邻区关系,且允许切换 与当前小区同基站 与当前小区异频 小区状态为可用 候选邻区也需要开启INTER_FREQ_CONNECTED_MLB_SW开关 4、负载交互,确定可以切换的目标小区,满足一下条件允许切换: 当前小区与候选邻区之间的负载差> NRCellMLB.UENUMDIFFTHLD(15%) 候选邻区的连接态UE比例< 90%(即:小区当前的连接态UE数/小区最大支持的连接态UE数) 5、UE的选择,UE必须满足以下条件: UE处于连接态 UE是非VoNR语音用户 UE是非NSA用户 UE是非CA用户 UE支持负载均衡。默认所有RFSP的UE都支持负载均衡。 由基于用户数的连接态负载均衡功能触发的切换且切换失败的UE,在120s后才允许再次被选择 每个判决周期选择的UE数量如果少于5个则不进行处理;如果超过或等于5个候选用户,则随机选择5个进行负载处理。 如果UE的测量报告中的小区只有一个是可进行负载均衡的候选邻区,则直接指示UE切换至该小区; 如果UE测量报告中的小区大于一个的小区是可进行负载均衡的候选邻区,则选择信号质量最好的一个小区作为切换的目标小区。 host by unixetc

March 8, 2023 · unixetc

如何统计VoNR的呼叫建立时长?

本文根据https://www.techplayon.com/主要内容编译整理 独立组网(SA)的5G网络已在全世界范围部署,移动网络运营商根据3GPP定义的语音方案通过5GRAN、5GC和IMS为用户提供VoNR语音服务。 在语音服务中影响用户感知的一个指标就是呼叫建立时间(Call Setup Time),它是用户在拨出号码后听到振铃之间的等待时间,统计公式如下: 图1.VoNR中呼叫建立时间示意图 一、呼叫建立时间特点 通话建立时间(Call Setup Time)是语音用户体验的标准; VoIP、VoLTE和VoNR的呼叫建立时间定义相同; 它是用户A(User#1)拨号用户B(User#2)到收到振铃的时间; 在IMS系统中呼叫建立时间是从SIP Invite到SIP-180-Ringing; 当UE处于RRC连接模式时呼叫建立时间较短;当UE处于RRC空闲模式时呼叫建立时间较长; 在RRC连接模式下VoNR呼叫建立平均时间在2~3秒的范围; 在RRC空闲模式下VoNR呼叫建立平均时间在3~3.5秒的范围; 网络中正常情况下呼叫建立时间小于2.5秒; 可通过不同技术对呼叫建立时间进行优化。 二、VoNR呼叫建立时间是网络运营商的关键KPI之一,它是User#1拨打User#2号码与收到振铃的时间差。其中:User#1是发起(MO)端,而User#2是终接(MT)端。 在VoNR呼叫流程会经过多个过程,其中包括:IMS注册、信令承载IMS PDU建立;如果被叫端处于RRC空闲状态,则需要启动寻呼流程、之后为语音流量建立专用承载。从IMS侧的信令消息,主叫(MO)呼叫建立时间可从SIP-Invite到SIP-180-Ringing SIP消息计算,具体由两部分组成: VoNR呼叫建立时间=呼叫接入延迟+呼叫处理延迟 2.1 呼叫接入延迟VoNR中呼叫接入延迟可定义为:MT设备被寻呼、IMS专用承载建立、MO和MT设备之间的处理延迟。在IMS信令中就是SIP-Invite到SIP-183-Session-Progress进行统计。 2.2 呼叫处理延迟呼叫处理延迟可以定义为无线延迟,这是VoNR空中接口消息中的NR在MO UE和gNB之间流动,此外还有MO侧专用承载设置的5GC核心网络延迟,直到在MO之间建立呼叫的最后一步和MT在振铃阶段。可以从SIP-183-Session-Progress到SIP-180-Ringing进行统计。 三、呼叫建立时间测试和统计**** 通过测试LOG来计算VoNR呼叫建立时间时,可对其他消息过滤只显示IMS SIP消息(如图2); 图2.VONR呼叫中IMS的SIP消息 统计以UE发送SIP Invite消息计为T1:06:30:29:864(开始呼叫); UE收到180-Ringing消息计为T2:06:30:31:774(完成接通)。 则呼叫建立时间(长)=T2–T1=06:30:31:774–06:30:29:864=1:910秒 四、呼叫建立时间测试场景现场测试和出具建立时间(延)的KPI报告时,应注意区分以下场景: VoNR呼叫建立测试时应当置UE#1和UE#2都处于RRC-Idle态; MO用户RRC-Connected和MT用户RRC-Idle态; MO用户处于RRC-Idle且MT用户RRC-Connected态; MO和MT用户来自不同芯片组供应商; 5GC请求MO或MT用户进行身份(ID)识别; 三方电话会议建立测试; 来自不同运营商MT用户的VoNR呼叫。 host by unixetc

December 2, 2022 · unixetc

VoNR来了,它到底是什么技术?

VoNR要来了,今天我们聊聊这个新技术吧。 先来简单回顾一下语音业务演进史 过去是未来的镜子。在了解5G时代的VoNR之前,有必要回顾一下移动网络语音业务演进史。 2G、3G时代,语音业务采用CS(Circuited Switched,电路交换)技术,即手机在通话前需在网络中建立一条独占资源的线路,直到通话结束才拆除。这种古老的技术存在耗资源、组网复杂、效率低等缺点。 进入4G全IP时代,由于只有分组域PS,不再支持传统CS语音,于是提出了CSFB和VoLTE两种方案来支持语音业务。 CSFB,即CS FallBack,指当手机在4G网络中发起语音呼叫时从LTE网络回落到2/3G网络,借助2/3G网络的CS电路域来完成语音通话,通话结束后再返回4G LTE。 VoLTE,即Voice over LTE,指通过引入IMS,LTE网络直接提供基于IP的语音业务。VoLTE也被称为由IMS管理的、承载于4G LTE网络上的VoIP。 VoLTE将语音业务封装成IP数据包像快递打包一样传输,无需“独占资源”,大幅提升了网络效率。更重要的是,VoLTE还史无前例地提升了语音质量以及降低了通话建立时长。 VoLTE采用AMR-WB(Adaptive Multi-rate-Wideband,自适应多速率宽带编码)语音编码技术,相比2G、3G时代大幅提升了编码速率,并将语音带宽范围从300Hz-3400Hz提升到50Hz-7000Hz,从而能提供更清晰的音质,更广的音域,让移动网络的语音质量首次媲美收听收音机的体验。拨号时,3G网络大概需要6-8秒接通,而VoLTE只需花2-3秒左右即可接通。 因此,不管从技术架构还是用户体验看,VoLTE都是移动网络语音业务发展史上的一次革命性的技术演进。 那5G语音会再次像VoLTE一样的实现巨大飞跃吗?5G时代的VoNR又到底长啥样? 什么叫VoNR?5G语音终极解决方案 先来回答第一个问题,5G时代的语音再也不会像VoLTE那样发生革命性变化了。事实上,5G系统并没有为语音服务提供单独的技术解决方案,其设计目标主要是为了支持VoLTE持续演进。 众所周知,IMS是VoLTE的“大脑”,VoLTE实际上就是由IMS核心网控制和管理的端到端VoIP连接。正是因为IMS可对语音实现端到端的QoS管理,使得VoLTE的语音质量远远强于“尽力而为”的互联网VoIP。 进入5G时代,3GPP在R15版本定义5G时,就明确了5G依然基于IMS提供语音业务,并确定了5G部署应最小化影响现有IMS的设计原则。 基于以上原则,根据5G NSA和SA两大部署选项,5G语音提供了VoLTE、EPS Fallback、VoNR三种部署方案。 VoLTE(NSA组网) 在NSA组网下,5G NR作为容量扩展被添加到现有的4G网络中,并沿用4G核心网EPC,4G网络仍然是主要的控制网络,5G NR仅支持尽力而为的数据传输。 在这样的架构下,语音服务依然由现有的4G IMS/VoLTE网络提供,只需非常小的更改或无需更改;仍然可以通过SRVCC在VoLTE和2G/3G CS网络之间实现语音呼叫的无缝切换;如果运营商未部署IMS,仍然可以通过CS Fallback的方式回落到2G或3G网络提供语音服务。 EPS Fallback(SA组网) 在SA组网下,5G网络有了自己的核心网5GC,不再依赖4G作为控制网络,这意味着可以通过5G NR、5GC和IMS端到端独立承载5G语音业务,即VoNR(Voice over NR)或Vo5G(Voice over 5GS)。 但在5G SA部署早期,考虑5G NR网络还未形成连续广覆盖,当手机移动出5G NR覆盖区域时,会频繁将正在进行的VoNR语音切换到覆盖更好的VoLTE网络,从而导致用户体验较差。因此,在5G部署初期引入了过渡方案——EPS Fallback。 与4G时代的CS Fallback相似,在EPS Fallback方案下,5G网络不提供PS语音业务,当手机尝试在5G网络中使用语音服务时,会通过重定向或切换的方式回落到4G网络,由4G网络提供VoLTE语音业务,并在通话结束后再返回到5G网络。在通话期间,由于手机已经回落到4G网络,数据业务也被迫与语音业务一起经过4G LTE传输,直到通话结束。 显然,在该方案下,由于在NR上建立语音通话时发起向4G网络回落,必然会增加语音呼叫建立时长;同时,在通话期间数据流量也经过4G LTE传输,还会大幅降低数据速率,从而会影响用户体验。 尽管向4G网络回落会增加一点呼叫延迟,但相比CS语音回落,VoLTE能提供更快的呼叫建立时长,这点新增的延迟也是可以接受的。事实上,EPS Fallback最大的缺点是,除了会降低数据速率之外,还会因向4G回落导致短暂的语音连接中断,这比呼叫建立时延更容易被用户觉察。 VoNR(SA组网) 前面已经讲了,VoNR就是指由5G NR、5G Core和IMS端到端承载语音业务。严格的讲,NR只是5G网络的无线接入网部分,而5GS(5G System)包含了5G NR和5G Core,因此将VoNR叫做Vo5G(Voice over 5GS)更准确。不过,我们通常讲的VoNR就是指Vo5G。 相比EPS Fallback,VoNR的优点不言而喻,一是不必再回落到VoLTE,呼叫建立时长更短;二是支持5G语音和5G数据业务并发,也就是说我们可以一边打电话一边高速5G上网。 考虑当手机移动到5G小区覆盖边缘时会导致VoNR语音质差甚至掉话,为了保证语音通话的连续性,需将正在进行的VoNR通话切换到4G VoLTE,因此,类似于4G时代的SRVCC方案,VoNR方案还支持通过Inter-RAT handover机制来实现VoNR与VoLTE之间平滑切换。 值得注意的是,随着5G Core引入,5G R15标准未定义5G Core与3G Core之间的接口,不支持5G和3G CS之间的语音呼叫连续性,这意味着在采用VoNR的R15网络中必须支持IMS/VoLTE,以便在手机通话过程中移动到5G覆盖范围之外时,可以通过4G VoLTE保持通话连续性。...

March 27, 2022 · unixetc

VoNR高清语音方案研究及优化指导

一、问题名称及现象概述 VoNR(全称:Voice on New Radio),是一种通话技术,即在通话过程中只通过 5G信号完成语音与视频通话。如同4G时代的 VoLTE,5G SA模式下的VoNR 是基于纯5G接入的通话解决方案, 话音业务和数据业务均由5G网络承载,不依赖4G,是5G成熟发展期的目标语音解决方案。与上一代的VoLTE相比,在通话质量上有大幅度的提升,具有延迟更低、音质与画质更高的特点,可以整体提升用户的使用体验,因此未来智能手机向VoNR转移,只是时间问题。按照目前5G部署的情况来看,在5G建设初期,当手机移动到5G信号覆盖较差的区域时,仍然需要切换到LTE网络,由VoLTE来提供语音服务。 本文重在 VoNR方案介绍和优化指导, 为后续安徽移动 开通 VoNR及优化思路提供参考。 二、解决方案详细说明 1.VoNR组网 过渡方案:不开通VoNR,接入时直接回落到VoLTE 标准R15支持,临时过渡方案,IMS仅先支持SIP即可(简化部署) ,未来支持用户面即可升级到 VoNR. 由于网络不支持 VoNR, 用户发起语音业务时直接回落到 LTE, 数据业务将跟随切换到 LTE, 体验不如选择二 最终方案:开通VoNR,无NR覆盖切换到VoLTE 语音默认采用EVS编码,MOS分更高. 相比选择一,没有Fallback的流程,接入时延更低 数据业务在NR侧,体验更优 2. VoNR信令流程 5G 基于 5QI 建立承载, 类似 4G QCI, 基本流程同 VoLTE ①RRC 连接建立; ②(非必须) 默认承载建立:5QI=8/9; ③IMS 信令面 SIP 默认承载建立:5QI=5; ④IMS 用户面语音专用承载建立:5QI=1; UE通话的同时存在3个Qos Flow:数据业务:5QI8或9,语音业务:5QI1,5QI5,其中,语音的5QI1和5分别勇摄到独立的DRB承载,也即UE通话过程中在空口通常存在3个DRB承载。 ⑤语音通话开始。 VoNR切换VoLTE流程同普通数据业务切换 ①UE 上报测量报告给源 gNB; ②gNB 执行切换判决, 然后向 5GC 发起切换请求; ③目标 eNB 切换准备, 然后发送切换指示; ④终端在目标 eNB 发起随机接入;...

February 17, 2022 · unixetc